陈浩:2019年的A股以及红五军的战略布局

本周老大对民营企业的论述,是宏观面的一个重要信号,可以预期政策执行面上的偏差会迅速纠正。各级执行主管得到了最明确和细致具体指引,落实效率之高前所未有。在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之间,面对短期急所和长期战略,以及国内国际问题的交织,所有的问题都是难题。过去有些问题是可以理解的。

 

近代世界史,从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到法国英国德国,再到美国前苏联和日本,人类社会能够实施的政治和经济体系都已经试验了一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在这个基础上诞生的。其关键在于一个尺度,一个在各种思维方式之间的恰当位置。政策层面的定期调整,发挥不同经济学各自的优势,是中国特色的一个体现。这是自四十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的思维方式。

 

A股作为经济晴雨表是有效的。

 

供给侧改革解决了国企的核心问题,下阶段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主要在民企方面。中央对企业的股东是一视同仁的,只要为中国的经济服务,都是自己人。由于政策效用的体现需要一个周期,短则半年长则数年,本周的利好经过市场短线的反应后,A股会继续其未来牛市的准备过程,关于民企的政策面对股市的意义,是肯定了未来牛市的必然性。

 

股市的资金基础是民企老板土豪大户。正常牛市,是民企盈余资金转投股市的结果。但上轮牛没有这种基础,熊市又过于长久,不得已启动了杠杆。5178点虽然牛市夭折,其构建市场周期图表的意义还在,也保留了一批投资者,尽管,大多数近况不佳。

 

新一轮牛不可以是杠杆牛,化解重大金融风险进程中,不允许机构过度加杠杆。所以牛市只能是一个渐进过程。大机构过于冒进,就如3587点冲关失败,会导致新一轮探底。2449点是否为市场底,很可能取决于大机构的克制程度。

 

当然,底是很难预测或当时断言的,通常都是事后确认的结果。2013年出现了1849点,早前很少有人预料,事后市场也不认可。我在2013年10月发基金时是很惨淡的。上轮牛市后,人们记忆中的底大约是2000点。换言之,A股最低位那个尖尖不是一个重要的事情,底是个时间和空间的一个区域。

 

入场的早些和晚些不是重要的问题。上轮我们在2014年春节满仓,牛市爆发前回撤了9%,客观上还影响了牛市爆发时的资金募集。

 

下轮牛市的爆发,大致在2019年10月。之前,是牛市的驻底期,也不排除考验确认2449那个尖尖。宏观面,重大风险攻坚战是今年4月开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