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交易 » 他山之石 » 浏览内容

华人第一交易员:江平

787 0 787 views 发表评论
文章目录

江平,华尔街知名华人交易员。2007年,他被华尔街著名专业杂志《交易员》评为年度“百强交易员”,入账上亿美元,成为该榜单历史上首位华人上榜者。

在“雷曼兄弟”公司当上交易员

江平是江苏靖江县人,1981年,不到16岁的他就以扬州地区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中国科技大。1989年,他揣着2000美元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化学博士学位,后又到斯坦福攻读金融博士,因为这才是他的真正兴趣所在。

在江平眼里,华尔街是个神秘而又充满诱惑的地方。这里跨国银行林立,控制着全世界超过半数以上的财富,是个名副其实的金融帝国。媒体曾报道过这样一件趣事,一位致富心切的美国青年在一次聚会上巧遇“股神”巴菲特,便斗胆上前求教:“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在美国干哪一行赚钱最多最快呢?”这位投资大师笑着说:“很多聪明的年轻人都问这个问题,我只能一只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指向华尔街。”巴菲特虽然不喜欢金钱的“铜臭味”,但他不得不承认,华尔街仍是最容易实现发财梦的地方。

在这里,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分析师,年薪就可拿到6万甚至10万美元。如果能成为交易员,薪水更会达到前者的数倍,此外还有数目惊人的分红。如此丰厚的回报吸引了无数“淘金人”。

而江平真正步入华尔街是在1995年,他签约世界著名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最初只是一名技术支持部门的普通员工,但江平真正想做的是一线交易员。“华尔街对中国人有武断看法,认为我们数学好,会计算,但做不好生意。所以到这里后,我想的就是怎么在公司内部找工作。”

江平设计的一种交易模型,因实用价值极高,为公司赢得大量利润,也给老板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了一名交易员。

交易员,顾名思义就是在金融市场上不断地交易,买入卖出牟取利润的人。他们涉猎的市场可以是原油、黄金、股票、债券,甚至是指数、货币、农作物、工业原料,以及上述载体下的各种金融衍生物。

起初,江平被分配到公司业绩最差的拉美外汇交易部门。这一年墨西哥爆发经济危机,众多投资者纷纷撤离,导致比索对美元的比价大幅下跌。经过认真调研,凭着对数据独特的敏感性,江平发现墨西哥货币被严重低估,有着强大的升值空间,于是他大举买进。果然,挺过危机后,比索强劲反弹,江平负责的拉美外汇交易部,也一举成为雷曼公司最赚钱的部门。

从1995年至2004年,全球著名经济危机一波接一波。但是,江平的投资业绩一直在三四成到一倍以上,成为雷曼公司贡献最大的交易员之一。但这位“送财童子”得到的报酬,却与他的付出不成正比。

按照华尔街的规矩,基金经理的分成一般是业绩的10%到15%,但江平的分成还不到这个比例的三分之一。他说,“我主要是不会替自己讲价钱。”

华尔街最能赚钱的华人基金经理

在雷曼服役10年间,江平虽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但通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他已然成为华尔街上一匹“千里马”。而他的“伯乐”也在这时出现了。2004年底,江平计划离开雷曼兄弟公司回中国发展,同时就近照顾父母。赛克资本投资公司的主席兼创始人科亨闻讯赶来。

他们在曼哈顿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吃了饭。江平告诉科亨,他在华尔街看到太多的阴暗面,决定退出江湖。但是,科亨发现江平身上“有着超级交易员的潜力”,极力劝他不要放弃,并开出优厚条件力邀他加盟赛克。更令江平感动的是,对方一见面就送来了大礼。“我从来没有一下子拿过那么多现金,而且没有任何压力。”江平说,他在雷曼工作多年,每年帮助公司挣1亿多美元,也没有一次拿过这么多的奖金。科亨让他有一种“异乡遇知音”的感觉。

2006年春节,他和太太带着两个在美国出生的儿女,回到江苏老家和父母一起过年。这是他过的最快乐的一次春节。回到美国后,江平向雷曼公司提交了辞呈。他说,华尔街的人跳槽很常见,像他这样业绩很好、收入很低且一呆10年的人很少。老板极力挽留,“拿出近千万美元的留聘奖励,包括现金、提高的分红和贷款等”。但是,江平不为所动,因为这一切礼遇来得太迟了!

2006年3月,江平正式去赛克公司,投资七国集团的外汇、指数、拉美外汇、债券和欧洲信贷,但一开始并不顺利,“亏了七八百万美元”。他感到了一定的压力。不久,赛克主席科亨请他到家里吃饭,同时被邀请的还有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经济顾问。看到他情绪不好,科亨对他说:“不要担心,我并不了解你做什么,但是我了解你这个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好!”结果,他当年就成为赛克最出色的基金经理之一。

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专业投资人,江平一直关注祖国的经济发展。2005年,中国股市已持续多年表现为熊市,投资者怨声载道,江平却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投资机会已经来临。”当时,许多优质股票市盈率不到10倍,而公司盈利每年都增长两到三成。银行利率不到2%,巨额存款有可能转入股市,从而引发一轮大牛市行情。

他开始对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进行研究,发现这些公司的股票被严重低估。以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石油(在香港上市)为例,它的市盈率仅为8倍,分红率达到11%,而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美孚石油市盈率高达19倍,分红率仅为2.5%!于是,他就对中石油的股票进行了大手笔的投资。后来这支股票狂涨好几倍。

2007年,江平重点把业务扩展到中国股票、亚洲股票以及全球的石油和能源股票。但在当年的年中,新兴国家的国债和股票遭到重创。是退是进,当时议论纷纷。但是,科亨力排众议,全力支持江平继续做多。结果到了2008年,江平的收益接近翻番!

其间,他还斥巨资在上海等地投资房地产,同样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2009年,在美国金融业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凭着超人的投资天赋,江平仍帮赛克赚了个盆满钵盈,仅他个人的分红就超过1亿美元。被美国著名的《交易者》杂志评为“百位顶尖交易者”。因其投资业绩遥遥领先于许多上榜的同行,江平甚至被股神巴菲特称为“奇才”,并成为该榜单历史上首个问鼎百强的华人。

最大的快乐是和家人吃饭

华尔街虽然是个“盛产”富豪的地方,但吃“淘金”这碗饭也十分不易。凤凰卫视女主播曾子墨在她的自传《墨迹》一书中,就描述了她在华尔街4年的艰辛。虽然在摩根士丹利的收入足以让她频频出入各种奢侈品牌的专卖店,做一个华尔街的“漂亮女人”,但巨大压力使她不得不超负荷工作,在工作时间越长越荣耀的氛围里,在办公室待到凌晨三四点钟是家常便饭。就算回到家休息睡觉了,手机也不能关机,不管什么时候,老板一个电话就得爬起来重新投入工作。

作为一个掌控着十几亿美元投资的基金经理,江平的工作同样紧张异常。他每天早晨4点钟就要起床,向亚洲打电话了解全球市场动态,处理许多棘手的投资细节问题,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而更尴尬的是,做到一定级别以后,离开反而更难了。职业头衔的光环和其他人的羡谀,以及这份工作的来之不易,使得江平不忍放弃。同事之间交流的也不仅仅是名牌服装,而是今天谁买了一艘游艇,明天谁又把孩子送到欧洲的贵族寄宿学校了。金钱,对于华尔街的许多基金经理而言,不是单纯的财富,而是工作能力的体现。据传,一些男交易员为了在高风险和高强度的操盘交易中克制冲动与暴躁,平缓性情,甚至去黑市购买雌性荷尔蒙来服用,借此来确保自己的“竞争优势”。

江平极为重视家庭生活。他说,“最高兴事儿就是全家坐在一起吃晚餐”。在周末,他一天陪家人,一天要工作。“我还要送一对儿女去中文学校。”据知情人透露,江平在家乡和太太相识,“两人结婚很久,感情一直很好”。

江平说,他非常惦记自己的父母,“每年都要回国探望二老”。他的父亲因长期抽烟而导致咳嗽,他就设法使父亲戒烟。“我们劝说失败后,就让儿子女儿上阵,结果使他戒烟成功。”他安排退休的父母住在上海,并亲自挑选保姆。还让保姆学习老年保健知识,以便更好地照顾他们。

江平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去年在扬州中学建校100周年时,他特意为母校捐赠100万美元设立“杨中教育基金会”,奖励优秀的教师和学生。今年,他还打算在自己就读过的中国科技大学建立助学基金。

本文为江平在华尔街征战多年的经验总结,相信市场是相通的,以此为投资者提供借鉴。

四点忠告

1.树立劳动致富的人生观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只有极少数人可以不劳而获。普通老百姓应在本职工作上精益求精,依靠辛勤劳动而致富。炒卖股票不属于劳动。不少人本是勤奋节俭,但总是担心别人不劳而获赚大了,华尔街(泛指) 很善于投其所好,以小利相诱,终将其血汗所得窃为己有。

2.保卫劳动果实以死守不战为上策

绝大部分人不可能真正弄清市场规律,不可能识破华尔街圈套,千万不要盲目自信而进入市场,更不要相信华尔街经纪人的花言巧语,自己辛勤所得应守护好。

然而不战并非不做事,并非将钱压在床底,或是简单存入银行。指数化投资属于防守型的好策略,按月有规律地将部分收入投入股市也是好办法。关键是不要受华尔街影响,不要受媒体影响,不要受左邻右舍影响,要持之以恒地进行指数化投资。

有道德的职业投资者拿着别人的钱,也应当成自己的钱一样保守,在弄清情况之前主力资金不要轻易出击。

3.投资行业是一种特殊劳动

其特殊性在于,行业门槛很高,很不容易进,但进去后并不难。滥竽充数者不少,日子也都不错。当然,像其他行业一样,做得好也不容易。不过这一行做得稍好一些的,收入之高与其付出似乎不成比例。

医生要为病人解除病痛,厨师要做出可口饭菜,才能算劳动。华尔街所谓职业投资,绝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指帮投资者赚钱,而是指从投资者手中圈钱,不管赚了赔了,都大收一笔手续费。华尔街将职业投资美化为每个基金经理都绞尽脑汁为投资者赚钱,与真实情况大相径庭。实情更接近于江湖郎中兜售灵丹,自称包治百病,或是厨师画饼与人充饥,账单上却写上美味佳肴的价钱。

商学院MBA学投资,大部分人并不想像普通投资者那样,将自己的钱来炒作股票,望眼欲穿,期待股票大涨,而是想削尖脑袋,进入华尔街,学会圈钱之术以致富。

4.九死一生,百炼成钢

与死守不战的战术相比,业余投资者95%以上亏钱,职业投资者90%以上亏钱。当然,职业亏钱者,仍可靠其“劳动”收取管理费而致富,只不过在行业内,他们得不到尊重而已。

如何成为那不亏的10%?如何成为1%?天赋、机遇、勤奋都很重要。但在投资这一特殊行业,这些词也许有一些特殊意义。做工种地、教育科研与交易投资所需的聪明都不一样。在自己行业也许已是极为出色,但进入投资业后仍应以哀兵姿态,以守为上。对普通人来说机遇也很难得到,碰上了要珍惜。至于勤奋更不可肤浅地理解。若是死盯屏幕,输了钱想翻本,则越勤奋越糟糕。也可以说一般人的聪明勤奋,在投资这一行未必管用。

世上很多行业都有“子承父业”之现象。即使是很残酷的打仗这一行,父子名将也不在少数。但投资这一行竟找不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子承父业”。索罗斯的大型对冲基金是由其子接任总裁,但其子什么都管,就是不管投资。美国最大共同基金富达投资集团(Fidelity Investments),老板约翰逊曾是明星基金经理,其女也将继承父业,但她只做过很短时间基金经理。她的接位,颇有英国王子也要当一年兵再接位的味道。

子女不愿承父业,至少不愿承事业中最难、最残酷的那一块,这对想进入这一行,并希望投资赚钱致富而非圈钱致富者,应算一个警钟。想要成功,要有一定的天分、机遇,要废寝忘食,要有韧性,要有顽强的意志,要有耐心,要细致入微。最后万事俱备了,东风也起了,还要做好九死一生的打算。

如果在看了以上警告后仍想走投资赚钱(而非圈钱赚钱)这条险路,下面我的一些心得可能会有些帮助。

交易过程需要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反复循环,以至无穷。

十项平衡术

有很多关于市场基本分析、技术分析的好书,其交易原则我早年也都看过,不少也同意。有心做交易员的读者,应将这些书全都看了。但必须从中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法则来。我想要强调的是两个字:平衡。平衡这两个字用于生活,用于交易都有好处,下面仅仅是举些例子。这些原则说起来容易,自己也很难全做到。

1.人生的平衡

胸无大志、不求上进固然不可,强求功名也同样不可。投资与交易(不同于圈钱)这一职业,一方面有其惊险刺激、点石成金的魔力,另一方面,世上竟无一人子承父业,可见其必定有得有失。

2.战略与战术的平衡

战略上要自信,要有打败一切敌人的信心和勇气;战术上要谨慎,要时刻认识到自己知识与水平的局限性。准备交易时必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对每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

3.与华尔街的距离保持平衡

在华尔街要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很难。在短线上与华尔街结盟也能赚不少钱,但要长期取得好回报,则必须独立于华尔街之外进行思考。为华尔街做事,有时不得不向钱低头,属于情有可原,但绝不可做出卖国求荣之事。

4.正与奇的平衡

初入市场当循正道,防守为上,对市场上流行的交易法则一一研究并试用。待有相当资金与经验的积累,并确信对局部市场有独到发现后,可以寻求机会,以奇兵出击,获取全胜。

5.长线投资与短线投机的平衡

长线以价值为本,短线交易以技术分析、资金流动分析为主。长线投资有了利润,须耐心让利润成长,及至价值基本面改变。短线交易若有损失,必须尽快止损,不可有侥幸之心。

有热门股票,可以少量资金顺势炒作,适可而止, 但需时刻提醒自己这是在做短线。对冷门资产,则当潜心分析,像科学家一样有独创性,找出别人没发现的东西,找出超级价值,不战屈人。

6.低进高出,还是高进低出?

乍一看这不成问题,当然是低进高出。然而普通投资者,包括大部分职业投资者失败之处就在这看似不成问题的问题上。

普通投资者短线操作时喜欢自作聪明,低进高出。“掉这么多,可以进了” ,“涨了不少,赶快卖掉”。而长线投资时,则受华尔街蒙蔽而高进低出。市场长时间大幅升值后,华尔街祭出其绝招,“技术革命,日新月异”,“经济腾飞,潜力无限”,怎可手中有钱而不入市? 市场上也并非没有冷静的声音,然而忠言逆耳,投资者听不进去。

一个职业交易员首先要训练“高进低出”的直觉。一个向上涨的市场,明天多半是不变或继续上涨;一个向下掉的市场,明天多半是不变或再掉。如果自己及周围人都觉得高,则买进,如果觉得太低,则卖出。短线交易,要顺势而行。“逢低吸纳,逢高出售”不可用于短线。

但职业交易员又容易在短线交易高进低出这一关走火入魔。高进低出,顺应华尔街,对于早期生存很重要。但即使短线技术炉火纯青,也须返璞归真,寻求价值,长线投资,低进高出,顺其自然。市场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使得长期回报回归平均。要找出长线价值,必须远离华尔街时尚,独立以最基本的道理分析市场。

业余投资者很难学职业交易员的一套,最好远离短线。但业余投资者可以学做分析起家的投资大师们,不做短线,耐心做长线。

7.分散风险与集中投资的平衡

价值平庸而又不得不投资时,分散风险。一旦有独创性研究发现超优价值,可以考虑集中投资,但必须少用或不用杠杆。

华尔街喜欢用“风险值”(Value at Risk, VAR) 来分析风险。这个概念漏洞很大。用一大堆价值平庸的资产分散风险,再加以杠杆,“VAR”不高,是对冲基金最常见的做法。然而,由于全球金融一体化,资产价格短期涨跌往往与基本面关系不大。同时投看似毫不相干的资产,能够分散经济风险,但未必能够分散市场风险,一旦再与杠杆相结合,则危险极大。

8.仓位大小的平衡

市场整体高估时,仓位要小,要灵活,不能眼红别人还在挣大钱。市场整体低估时,尤其是在市场持续多年走低,价值改观,而大部分投资者对经济和政策基本面的改善视而不见,不愿入市时,则当加大投入。

若是市场整体估值较好,但短线风险较大,则仓位须适中。平衡的关键在于一个赢者心态: 仓位必须足够大,市场涨上去后不要说“我看得很准,可惜没买” ;仓位又不能太大,市场短期续跌后不要说“我知道还得跌,再等等就好了” 。涨是利润,跌是机会;涨不足喜,跌不足忧。

9.简单性与复杂性之间的平衡

好的长线投资都较简单。复杂的多头套利对冲交易不是不可以做,但一定要严格跟踪市场流动性。

初入华尔街的人,千万不要一发现某复杂资产价格与模型不符,便做多做空套利。可以少做一点,同时深入研究。要知道,世界上聪明人有的是,自己所发现的,多半早已有人做过。一旦确实发现套利机会,要制定周密的行动方案。

10.供与求之间的平衡

基本的经济学规律告诉我们,供应多,价格会下降,供应少价格会上升。金融市场上长线也是如此。但短期内价格是由华尔街操纵的。比如,1999~2000年,高科技行业内部高管不停地将手中股票甩给华尔街经纪人。供应越来越多。为了便于出手,华尔街号召全世界投资者买进,市场几乎日创新高,供应多反到引起价格上升。投资者应根据华尔街这一特殊的供求现象制定相应对策。

理论方面,我个人从以下几类训练中受益较多。

六类训练

1.数学类:

四则运算;开根、乘方、指数、对数、复合利率;线性优化,基本统计。

2.经济、金融类:

微观、宏观及国际经济学;货币市场(Marcia Stigum 经典);衍生物(John Hull经典);经济与金融历史。

3.实用类:

彼得•林奇(Peter Lynch,Beating the Street),彼得•林奇很可能是金融史上唯一一个大规模投资靠选股而打败华尔街的投资专家。他并非名校毕业。想模仿他的人应看一看他四十岁时的照片(已白发苍苍),然后问问自己及家人是否也愿意在40岁时变成那样;杰克•许瓦格(Jack Schwager),许瓦格写过很多书,都值得反复看。

4.其他书籍:

开卷有益,知识面越广越好。大部分书可速读,但也有些必须精读,各人可根据具体情况。非专业书中,我喜欢反复看,书翻破了再买了看的,以《BANNED选集》与《金庸全集》为首。现在没时间看书了,靠锻炼时间反复听两个评书,一个是刘兰芳女士的《岳飞》,一个是袁阔成的先生《三国演义》。以正克邪、将计就计、以弱胜强等人生观和交易观,也得益于这些书籍。精读几十遍的故事,每次再听,都有新的体会。

5.各类活动:

现在的教育体制,太注重读书,甚至鼓励读死书。生活中自有学问。打工种地、文娱体育、三教九流,都应尽可能有所了解,有所参与。我小学时功课不重,学校经常组织学工学农学军。这些经历,对于日后以常识分析经济运作,看穿华尔街烟幕,很有帮助。

即使有些活动不登大雅之堂,只要把握得恰当,也会有益,甚至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我做交易,得益于象棋、围棋自不必多言。但从小学至研究生,打牌、打麻将一直没有停过。算牌、记牌、分析对手的习惯,在那时就已养成。麻将桌上,人人想赢怕输,牌内牌外同时下工夫,赢了的想套现,输了的想翻本。我在墨西哥比索交易过程中与对手都很熟,不少对手身上都有当年“麻友”的原型。

6.高深理论类:

高深理论有没有用?肯定有用。但我几乎拿了两个博士,所学的高深东西,对找到工作有用,但并未直接对交易起到多少作用。这些理论最大的作用是,当一班华尔街总策略师、总分析师、总经济师抖出他们的名校学位、显赫经历,顺口引用“随机微分方程”、“GARCH”、“多元回归宏观预测”等名词,我可以冷眼旁观其闹剧。这些人当中有少数是高手,而且也算正派。但大部分人并不真懂,且对投资者常怀歹意。这些理论,我当年就学得比他们好,他们骗不了我。只要自己功夫正、功夫深,对手以阴毒功夫来袭,可叫他自受其害。一般人如没学过这些理论也不要怕,华尔街宣传机器开动时,将耳朵塞上即可。

标签: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们

关于

这个地方是我拖拖拉拉存放看过的一些有点意思文章的地方

近期评论

    分类目录